学术观点

学术观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观点

赖德胜:如何让世界知道“哲学社会科学中的中国”?

2016-09-11 来源:未知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我们不仅要让世界知道‘舌尖上的中国’,还要让世界知道‘学术中的中国’、‘理论中的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中的中国’。”这既表明了我们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自信,更对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指明了方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国际事务中具有重大影响力,如何与此相匹配,在较短的时间内,使我国成为哲学社会科学大国和强国,是摆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面前的一项重要课题。
一、    扎根中国大地,打造更多创新性哲学社会科学成果
伟大的实践是伟大理论成果得以产生的土壤,伟大的时代需要而且一定会产生伟大的理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历了波澜壮阔的变革,经济持续增长,人均收入不断提高,贫困人口不断减少,人均受教育水平大幅增加,医疗健康状况大为改善,社会结构深度调整,等等。这一系列变革的叠加,是长篇的“中国故事”和“中国奇迹”。这个故事和奇迹的背后,当然有现在西方占主流地位的理论的贡献,比如市场经济理论、经济增长理论等,但仅有西方的理论是不能完全解释“中国故事”和“中国奇迹”的,更无法解决续写“中国故事”和“中国奇迹”过程中所面临的各种问题。这是理论创新的重要契机。我们要用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扎根中国大地,讲好中国故事,为世界贡献更多创新性哲学社会科学成果。
这种创新性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一是知识创新。知识是人类在实践中认识客观世界(包括人类自身)的成果,包括事实、信息和技能等。我国所发生的种种变革,创造了诸多知识,对这些知识加以总结提升,将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对其他国家和地区具有巨大吸引力。比如,在  MBA教育中所用的案例,以前多为西方发达国家企业的案例,但最近几十年经济快速增长过程中所涌现出来的中国企业案例,正在欧美商学院中广为使用,比如华为、海尔、阿里巴巴等。这些企业之所以能异军突起,成为世界级的企业,一定具有西方企业案例所不能包含的新理念、新知识、新管理。二是理论创新。在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过程中,我们已经提出了很多具有原创性、时代性的概念和理论,比如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等。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西方主流经济学理论认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是不能兼容的,但在我国,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不仅能兼容,而且爆发出了比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更大的活力和优越性,基于中国实践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也越来越受到西方主流经济学家的重视。三是方法创新。我国历史悠久,人口众多,幅员辽阔,长期实行计划经济,情况十分复杂。在这样一种基础上,成功地向市场经济和开放社会转型,成功地处理好了改革、发展和稳定的关系,其方法论值得总结。
总之,中国具有了丰厚的理论创新的土壤,只要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沉得住,甘坐冷板凳,做大学问,做真学问,一定能为世界贡献更多创新性哲学社会科学成果,从而增强“哲学社会科学中的中国”的魅力和影响力。
二、    改革评价机制,完善哲学社会科学评价体系
总书记指出: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学术原创能力还不强,“还处于有数量缺质量、有专家缺大师的状况,作用没有充分发挥出来。”其中原因当然很多,一个重要方面是评价机制、评价体系不科学,导向出了问题。这突出表现重数量、轻质量;重发表、轻应用;重国际认可、轻解决国内民生问题。要产生有国际有影响的成果和学者,让世界知道哲学社会科学中的中国,评价机制和评价体系必须有个转变。一是要更加重视质量。我国现在是论文发表大国,根据科学引文索引(SCI)和社会科学引文索引(SSCI)数据库的信息,我国已经成为在国际学术期刊发表论文数量第二多的国家。但我国还不是论文强国,论文的质量和影响力还有待提升,在国际话语体系中发声能力有待提高。从数量扩张到质量提升有个过程,但如何在评价上引导学者潜心研究,拿出对得起这个时代的、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成果,需要我们做出重大调整。二是要更加重视哲学社会科学的咨政育人功能。马克思说:“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解释世界不易,改变世界更难。我国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过程中,有很多问题需要解释,但更重要的是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解决问题的过程,是中国向前发展的过程,是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加的过程,世界上自然有更多的人愿意了解中国。同时,解决问题的过程,一定是理论创新的过程,人才辈出的过程。因此,评价哲学社会科学和评价哲学社会科学家,需要对他们解决现实问题和培养人才中的贡献给予更多关注。党中央提出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为深化改革提供决策支持,强调哲学社会科学既要顶天,又要立地,是非常有远见的。三是要更加重视哲学社会科学成果的介译。虽然用英语或其他外国语完成的成果越来越多,但由于种种原因,我国哲学社会科学成果绝大多数仍是用中文写作完成的,这毫无疑问增加了世界知道“哲学社会科学中的中国”的难度。现在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有“中华学术外译项目”,专门资助相关优秀成果以外文形式在国外权威出版机构出版并进入国外主流发行传播渠道,这在让世界了解在中国学术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如何鼓励更多优秀学者来从事哲学社会科学的外译工作,仍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比如,在有些单位,翻译工作是不算工作量的,这个必须改变。还比如,在教育部和各省市区的哲学社会科学成果评奖中,外译工作可否单独设奖?只有外译工作得到认可和表彰,才能吸引优秀学者从事翻译工作,一些高质量、原创性的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才能进入外国的主流市场,外国才能更好地了解中国的哲学科学及其所反映的中国现实。
三、    创新传播方式,提高哲学社会科学国际认知度
与自然科学不同,哲学社会科学有更强的语境要求,沟通了解起来相对困难。在学术话语体系仍由西方控制的情况下,我国的哲学社会科学要走出去,甚至有更大发言权和话语权,除有更多高质量、原创性成果外,必须创新传播方式,以更好地提高国际认知度。一是正如总书记所说“要善于提炼标识性概念,打造易于为国际社会所理解和接受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引导国际学术界展开研究和讨论。”实际上,很多西方理论进入我国并广泛传播,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得益于其标识性概念,比如“经济人”、“软实力”、“交易成本”、“人力资本”等。近些年来,我国也提出了一些标识性概念并引起国际学术界热议,比如“一带一路”、“经济新常态”、“中国梦”等,但总的来说,这样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还太少,希望政治、经济、法律、文化、社会、外交、军事等各个领域,都有创始于我国的标识性概念,并发挥着引领作用。二是要发挥教材的作用。教材对一个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影响是长远的,好的教材能影响一代人甚至几代人。我国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上大学的人基本上都知道蒋学模,因为他主编的《政治经济学》当时风行大江南北;现在的大学生大都知道保罗·萨缪尔森,因为他主编的《经济学》风靡全球。基于中国的伟大实践,我国学者理应编写出一批能走向世界的教材。比如发展经济学,现在流行的教材大多以东南亚、非洲、拉丁美洲的国家为样本,很少讲述中国的经验和案例,但中国是最成功的发展中国家,很多人想知道中国是如何做的,是如何实现二元经济转换的,是如何促进人力资源开发与经济增长的,是如何做到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与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相结合的,等等。因此,基于中国实践而编写的发展经济学教材,应该会受到世界各地教师和学生的欢迎。教育部“马工程”已支持了96种教材,涵盖了各主要学科和领域,如何在国内高校推广使用的同时,向国外推广,是一件需要统筹思考和安排的事情。三是要发挥孔子学院、孔子课堂的作用。我国已在全球134个国家(地区)建立了500所孔子学院和1000个孔子课堂,它们在开展汉语教学和教育文化交流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所形成的网点,是宝贵的资源,将来可承担起哲学社会科学海外传播的功能。比如,每所孔子学院与其国内承办大学,或国内承办大学联合其承办的孔子学院,每年在国外至少举办一次学术会议,这类学术会议可以是聚焦某一学科或某一领域,也可以是综合性的,邀请国内外专家学者同台交流。在此基础上,择优设立海外中国学术研究中心。长此以往,影响必隆。
                                                                载于 《中国高校社会科学》,2016年第4期

© 版权所有 北京师范大学劳动市场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京公网安备11040243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