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学术观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观点

李长安:“一带一路”究竟要带什么路

2017-05-18 来源:未知

这几天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成为吸引国内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头条新闻,也引起了国外的高度关注。此次论坛有29个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脑、130多个国家的代表,包括联合国秘书长、世界银行行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70多个国际组织的领导人参加论坛。不仅如此,美国、日本也派出代表团参会。一时间,宾客云集,高朋满座,精美的饮食,炫目的歌舞,恍然间一种“万国来朝”的感觉油然而生。

早在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刚刚提出来的时候,许多学界的人一直在为究竟包括多少国家、这些丝路国家究竟有多大投资风险而纠结不清。现在看来,大家的眼光有点狭窄了。很显然,“一带一路”只是一个由头,实际意义远非其本身的概念所能概括。这就是说,“一带一路”不仅限于传统“丝绸之路”的五十多个国家还是六十多个国家,不仅限于经济领域的合作,而是一种新型的国际政治经济关系的试图重构。

换句话说,“一带一路”倡议除了“要打造开放型合作平台,维护和发展开放型世界经济,共同创造有利于开放发展的环境,推动构建公正、合理、透明的国际经贸投资规则体系”之外,还“要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打造对话不对抗、结伴不结盟的伙伴关系。”从政治新秩序和经济新秩序两个方面同时发力,“一带一路”战略承载了当今中国重构世界的伟大“梦想”。

然而,中国有这个能力实现这个目标吗?国际社会会答应吗?特别是现行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主导力量——西方发达国家——会答应吗?这些重大问题确实值得大家认真思考。

先来看看中国,审视一下我们自己。目前中国GDP总量已经突破10万亿美元,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占到全球GDP总量的15%以上。不仅如此,中国还是世界上第一大贸易大国,占全球贸易总量的10%以上。由于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已经成为拉动世界经济最重要的“火车头”,2016年中国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33.2%,高居世界首位。

不过,从经济质量的角度来看,中国显然只是“经济大国”而非“经济强国”。中国的人均GDP仅为8000美元左右,大概只有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的五分之一左右。中国虽然有超过200种的产品产量位居世界第一,但依然是“制造大国”而非“制造强国”。在技术领域,中国早已是技术专利发明申请量的第一大国,但诸多的核心技术依然掌握在国外手里,自主创新能力薄弱的局面仍未改变。根据《2016技术贸易发展报告》披露,近年来尽管我国技术贸易取得了长足发展,但在我国对外贸易中所占比重一直徘徊不前,基本在15%-17%之间。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技术贸易在全球中所占份额过小。以全球软件市场为例,目前全球软件市场70%以上份额被欧美占领,而中国排名非常落后,甚至低于印度。再比如在精密仪器制造方面,2015全球顶尖精密仪器最顶尖的企业基本由美日德垄断,其中美国10家,日本6家,德国4家,英国2家,中国企业落后态势十分明显。

再来看看西方发达国家。作为当今国际经济秩序的主要构造者,对于任何新来的挑战者具有一种本能地抵触。欧美诸国迄今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就是这种反应的实际体现。特别是由于恐怖主义的威胁和经济发展的低迷,许多发达国家开始出现了反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思潮。美国特朗普上台、英国公投脱欧等事件就是这种思潮在政治上的反映。于是,最初高喊“自由贸易”口号、并以此为由四处侵略掠夺别国的西方国家,竟然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纷纷拉起了“保护主义”的大旗。相反,曾经在历史上饱受“闭关锁国”之害的中国,似乎已然成为新时期全球自由贸易的最大“旗手”。历史的轮回,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而这其中,中国就是贸易保护主义最大的受害国。自2001年加入WTO以来,中国就成了各种贸易保护主义攻击的首要目标。据统计,2016年世界各国对中国新发起的贸易案总计43起,其中亚洲20起,北美7起,欧洲5起,中南美和非洲各4起,大洋洲2起。在新发起的调查案中,亚洲最多,主要集中在东南亚和印度,甚至非洲地区的南非和埃及2016年也开始启动反倾销调查。用“群体而攻之”来形容中国的外贸形势,一点也不为过。

在这种“内忧外患”的形势下,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就是一种积极应对的策略。从内因来讲,中国经济快递增长的势头还将继续下去,而产能过剩、资本过剩就必须寻找更多的新的投资场所来加以消化吸收;从外因来讲,中国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必须突破现行新贸易保护主义的围追阻截,尝试用一种新思路来唤起各国“共同发展”的潜意识,重构全球经济贸易的新格局、新秩序。这就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的深层次原因。

由此可见,“一带一路”就是要带来和团结世界各国走全球化的道路,走互利共赢的自由贸易之路,走打破国际经济贸易旧秩序、重构国际经济贸易新秩序的新征程。

但是,正如上面所分析的,以中国目前的实力,“重构”显然是不切实际的。从此次“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中就可以看出,中国刻意回避扮演“领导者”的角色,而是反复强调国际合作、互利共赢;中国刻意回避“推倒重来”的提法,而是突出“一带一路建设不是另起炉灶、推倒重来,而是实现战略对接、优势互补”。中国如此“低调”和“谦虚”,就是一种既要办实事,但又避免刺激他国的务实做法。要不然,美法德日等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就不是首脑集体缺席了,恐怕连代表团也不会派过来。


© 版权所有 北京师范大学劳动市场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京公网安备11040243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