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学术观点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观点

蔡昉:打破城市化制约 加快农村劳动力转移

2019-03-06 来源:未知

“迄今为止还没有看到任何国家在低城市化水平上实现现代化。”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蔡昉认为,中国城市化任务远远没有完成,还必须保持城市化速度。“城市化道路可以有中国特色,但是城市化目标不能有中国例外。”

  蔡昉指出,过去40年中国经济保持了年均9.6%的增长速度,同期城市化率年均提高3.1个百分点,远高于同期发达国家年均提高0.33个百分点的速度,也高于其他低收入国家。但中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只有42%,远低于58%的常住人口城市化率,有相当多的人被计算在城市化人口中,但是并没有真正享受到稳定就业、社会保障、基本公共服务等等,包括1.7亿农民工。

  “中国城市化速度已经开始减速,但城市化任务远远没有完成。”蔡昉表示,世界高收入国家城镇化率高达84%,中等偏上的国家平均城市化水平为65%相比,均高于中国。“中国城镇化提前减速,遭遇到一些制约,如果打破这些制约,就可以使中国劳动力的供给更充分一些。

  蔡昉认为,中国需要吸取美国的教训:长期劳动力短缺会出现过度就业,使失业率已经低于自然失业率,人们不必接受好的教育和培训就业找到工作,不鼓励人们接受人力资本的培养,这会造成了长期的隐患。

  此外,长期劳动力短缺,还会造成工资过快上涨,一旦工资上涨速度快于劳动生产率提高的速度,就意味着产业比较优势逐渐丧失。“这样资本要加快替代劳动力,机器人要替代活人,同时产业还要向其他国家和地区转移,最后结果就是真的没有那么多就业岗位了。”

  蔡昉介绍,美国学者研究发现,科技进步本来是可以带动劳动生产率提高的,但是这一轮以人工智能为特征的科技进步并没有提高劳动生产率。同时,中国也出现了悖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城市化率从17%提高到58%,农业劳动力比重从70%降到了20%,但并没有发生农业和非农产业劳动生产率趋同,二者差距仍然明显。

  “原因就在于农业经营规模没变。” 蔡昉认为,户籍制度仍然在阻碍农民工在城里长期居住下去。应该让农民像城里的人一样消费、一样60岁退休而不是40岁退休,同时让他们的孩子接受好的教育。

  蔡昉还指出,过去几年,中国产业结构调整也有一些误区,以为从二产到三产就一定是进步,其实不然。中国统计数据显示,第二产业的劳动生产率高于第三产业。

  “产业结构调整的方向是为了提高劳动生产率,” 蔡昉认为,当劳动生产率不再提高时,就不应该转向第三产业,反而应该从第三产业转向第二产业。



(来源:财新网)



 

© 版权所有 北京师范大学劳动市场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京公网安备110402430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