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动态

最新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心动态 > 最新公告

[读书会]高曼:人力资本积累社会收益的微观基础

2017-05-18 来源:未知

博士生高曼在读书会上分享了Acemoglu1996年发表于QJE上的一篇经典文章,《人力资本积累社会收益的微观基础》,或许对于上述问题的解答会给出一些线索。

人力资本外部性是指个人技能的提升对其他经济主体产生的好处。如教育收益率会随着人力资本存量而提升,有研究显示,大都市平均受教育年限提高一年,平均工资上升3%;高技能工人倾向于流动到技能充裕,教育收益率高的地区;发展中国家由于人力资本和物质资本存量低,导致人才外流,进入恶性循环。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北京成为人口聚集高地,但并没有带动周边其他地区的发展。对人力资本外部性一般的解释是技术进步,规模经济,而这篇文章从市场交互作用的角度进行解释。
文章的基本思路如下:假定劳动力市场搜寻以及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匹配过程中存在成本的情况下,物质资本的投资决定基于未来工人受教育水平的预期。企业基于当前总的人力资本水平预期未来教育成就,更多的受过教育的工人导致物质资本投资的增加,使得那些没有增加人力资本投资的工人收入也增加,整体教育收益率提升,产生外部性。同理,物质资本积累会改变工人人力资本投资决策,同样产生外部性。
作者首先给出了三个假设,第一,把工人配置到合适的岗位需要成本;第二,人力资本和物质资本是互补的;第三,工作搜寻需要成本。基于此,作者建立了一般环境下的瓦尔拉斯分配模型,市场中存在等量的公司和求职者,在第0期,工人进行人力资本投资,确定受教育程度;公司进行物质资本投资,购买固定资产,设定岗位,在第1期,二者匹配后进行生产并分享生产成果,此时的均衡条件为:工人的人力资本投资和公司的物质资本投资使得二者匹配后能实现各自的收益最大化,且市场出清。
进一步地,作者给出几个推论:
推论1:一部分人的教育成本下降导致人力资本投资增加,公司会追加物质资本投资,资本成本上升,使得那些人力资本投资不变的人只能与更差的物质资本匹配,得到更低的工资收入,并降低了他们的教育收益率。
推论2:在工人和公司随机匹配,二者匿名选择,合同不完美(incompleteness of contracts)的情况下二者的收益曲线是凹函数,因此,所有工人和公司会选择相同的最优投资量h,k。整个经济是无效率的,任何个体增加人力资本投资或公司增加物质资本投资都会使每个人状况变好。这构成人力资本投资的社会收益。
推论3:由于教育成本降低带来的冲击,一部分人提高人力资本投资,公司为了获得好处会提高物质资本投资,但由于匹配是随机的(imperfect matching),没有增加人力资本投资的人也可能匹配到更多物质资本从而获得好处。例如:公司投资了一项新技术,一时间匹配不到合适的人才,会招聘一些水平相对较低的人进行培训上岗,提高了整体的平均教育收益率。因此,对一部分工人进行教育补贴,会使其他工人也受益,构成人力资本投资的社会收益。
上述过程不仅适用于人力资本投资,也适用于物质资本投资,即由市场互动和随机匹配产生的正外部性。但这种外部性产生的一个前提是市场主体(workers)的行为被另一主体(firms)感知到,并采取相应的行动。平均人力资本投资(the average human capital of workers)增加是产生社会收益的关键,quality matters rather than quantity。我们可以用这一微观基础解释经济活动的集聚现象和人才的迁移行为

© 版权所有 北京师范大学劳动市场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新街口外大街19号 邮编:100875 京公网安备110402430002号